北苑食堂

作者:赵紫娟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20-09-10浏览次数:10

谈正衡曾说:“人的一生离不开衣食住行,何况又赶上吃货盛行的年代,岁月、季节和日子,都会在舌上或暗自销魂,或神韵飞扬。”武汉给我的记忆都围绕着新葡亰8883,好像记忆就围成一个圈,所有的东西都圈在以黄家湖校区为中心的方圆几里。

管院的寝室楼坐落在北苑,因而北苑食堂也成为我们常去吃饭的地方。它位于男生寝室与北苑操场中间。正门面向步行街,出了寝室穿过步行街就可以直接从正门进去,两个侧门分别面向百花坛和操场,这些朝向的门起到了很好的分流效果,让有不同事物的学生都能很快的进入食堂,享受美食。百花坛的小径上路过的大多是从图书馆出来的学生,从图书馆出来,路过一段阴凉的石板小路,走过沁湖,踏过百花坛,低头学习了很久,出来看看身边的自然景色,可以放松放松心情,走进食堂,另一个侧门面向操场,在操场打球累了,闻着饭香,饿着肚子走进食堂,享受食物给予我们的满足感。

北苑食堂总共两层,一楼主要是早餐类的店铺,比如:包子、粥、豆浆、油条之类,二楼主要是供午餐、晚餐的,比如:米饭、面、米线等等。从台阶上去二楼,正对面是早餐铺子,不过下午也卖手抓饼之类的东西,铺子左边是一些快餐,最后面一家是西部拉面,右边也是一些餐盒饭,右手边拐弯就是五谷鱼粉、过桥米线等一些小吃,最后面是沁湖小炒,那里排队的人也是特别多,可以一直排到楼梯口。

一楼在我的整个印象里总是没有二楼明亮,一进门总让人觉得有些昏暗,门口附近几乎没有人坐着吃饭,好似离喧闹很远,再走近一些才能感到食堂的热闹。二楼相比一楼就好了很多,明亮的环境,整齐的桌椅让人觉得干净,心生欢喜,而且二楼在进楼梯的最左边开设了清真食堂,照顾了一小部分学生的需求。最右边是玻璃窗,视野很开阔,坐在窗前可以看到争奇斗艳的百花坛,沁湖的大部分景色以及远处的图书馆,尤其烟雨朦胧时候最为好看。

武汉总爱下雨,武汉的春雨带些迷蒙,潮湿的空气泛着冷意在这小雨微凉的天气里,一碗热乎乎的砂锅米线最能抚慰人心。它在北苑二楼靠近体育场的角落里,我去的时候排队的人还不多,点完餐就是等待了,等餐的时间总是漫长的,尽管出餐的速度不是很慢,可是心理上仍然觉得时间过了好久,而且各种食物的香味也在引诱着我。那圆滚滚的粉在开水里翻滚、捞出,嫩绿的小油菜,一把豆芽,一豆皮,有的食材准备齐全,装进砂锅,快熟时,加辣椒、香油、麻油、醋,之后打包带走。一股独属砂锅米线的香味夹杂着泥土的清香,此刻是冰与火的碰撞。

在夏天,我们吃绿豆、桃、樱桃和甜瓜。在各种意义上都漫长且愉快,日子发出声响。”罗伯特·瓦尔泽在《夏天》中这样描述美食与生活。而武汉的夏天也满是绿豆汤的记忆,冰冰爽爽的绿豆汤给闷热的夏天一抹清凉,记忆还未吹散,手里的绿豆汤早已见底。

夏天很容易想起凉粉、凉皮、浆水鱼鱼,偏爱面食。山西手工面和西部拉面是常去的两家。同样是面食,山西手工面更加热烈,一碗油泼辣子面盖上土豆丝加个煎蛋,吃完只觉得爽快,西部拉面比较温和,拉面师傅把面扔进锅中煮熟,服务员捞出圆滚滚的面,舀一勺独家汤汁,撒上葱花、香菜,一碗素拉面就出锅了,每次吃素拉面我都会喝一大半汤汁,暖暖的,特别养胃,虽说面有些寡淡,给人印象不深偶尔想起来都必须去吃一碗因为这滋味夹杂着家乡的味道

还记得每到考四六级的前半个月,志愿者们都会在餐桌上贴四六级单词,桌面上的玻璃擦的干干净净,每一个单词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边吃饭边温习几个单词,不压抑却有效率。食堂的管理也是非常好的,有吃饭时间段巡视的志愿者,还有保安大叔格外叮嘱我们拿好手机,二楼刚上去就有一个失物招领处,旁边也放着一些杂志,可以供等餐的学生阅览。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学校食堂都是这样。食堂的电视在午饭或晚饭时间放的是新闻或是中国诗词大会,中午人稀稀疏疏的时候放的是家庭伦理剧,晚上人流量小的时候放的是动画片,一些工作人员的孩子都会一起打打闹闹,看看动画片。

要问大学哪个环节最开心,那要数上完课去食堂的路上,不知道男生之间相处是怎样的状态,我们女生必问,今天中午吃啥?今天晚上吃啥?明天早餐吃啥?好像这已经常态化了,我们从不会觉得这些话题烦心,好像这就是每日必答题。

上完课,拉着小姐妹汇入人潮里,春天的时候看看樱花开了没,夏天看哪有阴凉的地方,秋天赏那一地的落叶,冬天拉紧衣服匆匆而过。走过无数次的小路上,每一天也都是独特的,不一样的同行人,不一样的步调,不一样的天气,不一样的心情,好像每一次汇入人潮都是不一样的,我们明明普普通通,却又无与伦比。

而且我发现学校这边很多学生都爱走着吃饭。上早课的路上,有人在吃烧卖,我猜一定是香菇鸡肉馅,那浓郁的鸡肉味真是叫人想起来难,有人在吃面妈妈,刚来武汉时我对于没有菜的面是拒绝的,总觉得难以下咽,但过了一个月后我爱上了热干面,这个裹着芝麻酱,撒上葱花的面,是如此的独特。我开始吃上瘾了,早餐和室友约着吃,晚饭也吃,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有人在吃包子,一楼新开的包子店生意很红火,有藕丁的,有包菜的,有猪肉粉条的,也有胡萝卜的,我最爱吃藕丁包,藕裹着独特的辣酱,脆脆的,辣辣的,是食味不济时最好的早餐,有人拿着面包、酸奶,有人端着豆浆拿着油条…匆忙的时光里,遇见一两个可以相视而笑的人,吃几口念念不忘的美食也是一大幸事。

虽然说北苑的食堂窗口很多,菜品也繁多,但是吃多了还是想换换口味。有很长的时间我们寝室都是去吃一楼旁边新开的那家店,具体名字没太关注,但它家的盒饭是真的好吃。他们家的大米可以闻到米的清香米粒咬到嘴里软软糯糯的,虽然配菜可选择的空间不大,四个菜品中选择两样,但是胜在好吃。我经常点牛丸香肠饭,糯糯的米饭上淋上鲜香汁,加一根香肠、两个丸子,再点两个配菜,真是每次都吃撑。

在室友的推荐下我又尝试了一家煲仔饭,它在食堂二楼我们经常吃他们家咖喱鸡肉饭,土豆、鸡肉裹上咖喱的汤汁,咖喱的独特香味混合着鸡肉浓郁的香味,再加一勺辣酱,一勺特制鱼酱,把饭和菜充分拌匀,我觉得比韩国的石锅拌饭更让人心动虽然在食堂走动的次数多,但我们更喜欢打包食物带回寝室,四个人提着饭,挽着胳膊走完长长的台阶,再瞧瞧商业街的铺子,选一两种喜欢的水果,慢慢悠悠的荡回去。日子闪着光亮的发烫。

之后和朋友聊天得知一楼的酸辣粉既便宜又好吃。他们家吃饭的人偏多,往往下课赶过去已经人头攒动。在远处看着充斥着香气的汤,开水里翻滚的透明的粉,葱花、胡萝卜丁、辣椒油、醋,它们在师傅的手下成为一道美食,每次吃他们家的酸辣粉都很过瘾,越吃越辣,越辣越想吃,明明已经辣的嘴通红,可还是不想停下来,直到碗里只浅浅的一层汤汁才肯罢休

在胃难受的日子,我也曾一再光顾二楼的浓汁烧,最爱他们家腐竹豆腐饭。腐竹和豆腐泡在满满的汤汁里,加了玉米粒的米饭是他们家一大特色,先喝几口汤暖暖胃,再开始吃饭,把汤汁淋到米饭上或是把米饭泡到汤汁里都很好吃,我喜欢后者,汤汁融进米饭里,感觉米也多了一种滋味。

冬天的时候二楼卖起了烤红薯,一整个冬天飘香的红薯味都充斥着食堂二楼。红薯机一下一下的响动,排队的人还在持续增加,我也有好多次想去买,但看了看长长的队就放弃了,宁可换种食物也不愿排队,这可能也是我不能成为一个真正吃货的一小点原因。

二楼还有一家专门卖早点的,其中酱香饼卖的最多,饼裹上独特的辣酱,饼里夹着葱花,咬一口真是有一种从此早起只为饼的冲动。还有万能小米粥,和哪种食物都能搭配起来食用,吃饼前喝一口热乎乎的小米粥瞬间感觉身体热了起来,胃也暖暖的,吃完饼再喝几口小米粥减减酱香饼的油腻,真是美好一天的开始。

要说一碗家常的西红柿鸡蛋面让人胃口大开,我想这是真的。手工面条从机器里出来直接进入锅里,面熟后师傅捞到盛了一半汤汁的碗里,再炒西红柿鸡蛋,等面条盖上了满满的西红柿鸡蛋,西红柿鸡蛋面就算完成。红色的西红柿、金黄的鸡蛋,上面还飘着葱花、香菜,从视觉上就很诱人,更别说味觉上的冲击了。

口之余味,有同嗜焉。虽说生长在哪个地方,有些影响是根深蒂固的,但食物的潜移默化一时半会还真是发现不了,没尝过的东西不能轻易的评论,没吃惯的东西不能夸下海口。就像刚到武汉吃不惯热干面一样,现在在家里待了半年多特别想念热干面、食堂的面妈妈,更想念那些互相陪伴很久的朋友。食物给人的记忆是久远的、念念不忘的,一起吃饭的朋友更是难得的,也是难忘的

汪老先生说;“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我只愿做一个俗人,尝尽这人间的烟火气。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