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湖水杉

作者:张梦媛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20-07-08浏览次数:36

我刚来到武科大的时候,带着所有新生眼里都有的那种憧憬和好奇来探索我的大学,小径葱茏杨柳依,书堂对望湖绿堤,樱花飞舞伊人笑,水杉立耸青云里,眼前的科大是青春又美丽的,最吸引我的就是沁湖边这片怡人的水杉,从湖底的泥土里蹭蹭往上长,直挺挺地钻到云里去。

刚到科大的那个秋天,武汉依旧暑气腾腾,打点好宿舍的行李,和老爸一起在学校走走,开阔敞亮的建筑物和湖水绿竹相交映,学校的现代化气息里又藏着难掩的古朴与诗意,天气有些燥热,但走在湖边绿道上,心情依然很舒爽,和老爸谈论着入学的心情和在这美丽的校园里随意欣赏的惬意。

穿过沁胡桥,再走过一段幽静的小径,离远远就注意到的这片红色水杉更近了些,棕红的笔直躯干,羽毛般微微摆动的叶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的惹眼,一簇簇水杉挤在一团,头上像顶着一大朵橘红色的蘑菇云,远远地看,差点儿与天边的霞光融到一起去了。我远远地望着,竟有些出了神,老爸拍拍我的肩“跟家里院子里的水杉一样好看吧,年前被移走了也是可惜了……”

后来没课的日子,我常常会来湖边的亭子里坐会儿,吹吹晚风,也看看老朋友,小时候,院子里也有几棵水杉,小伙伴们围着他转圈,玩累了靠着他背上坐着打盹儿,无数个夏日夜晚陪伴着我们的欢声笑语,年复一年地守候着这个院落,小树蹭蹭长高,也看着我们渐渐长大,我走出这个小镇,去市里读高中,去省里读大学,也不知是哪次假期回家来,我的水杉就不见了,每次回来,这个小镇都好像变得更有活力,更繁荣了,可是院子里的水杉却成了改建规划的牺牲品,我的水杉没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

再见到成片的杉树,便是在科大的这片植物乐园了,是我心中的那片水杉吗?是陪伴我整个青春的小树来继续守护长大的女孩了吗?此衫彼杉我不知,我只知道,当我静静地看向你,你也在用眼神拥抱我。

我看着,这片水杉尽情享受着日光浴,身上早已褪去盎然的绿色,慢慢穿上红色、深褐色的外衣,像少女换上深色的旗袍,依旧挡不住那低调的魅力,科大水杉林秋色不知迷倒了多少热爱秋天的人。秀丽典雅,秀外慧中,大抵说的就是水杉吧。那深褐色的外衣里好像蕴藏着巨大的能量,等待来年春天走上新的舞台,给你新的惊喜,展现自己的青春和活力。记得小时候奶奶常说“这些个树,冬天里看着不起眼,春天长得可好哩!”。

我喜欢在沁湖边散步,远远地看着这一棵棵宝塔,看着他的枝叶在风中舞动,摇曳多姿,湖光里的倩影也在荡漾,直挺的树干在湖面排开,像钢琴的琴键,又像是一级级阶梯,从绿色到黄色,从红色到棕褐色,无论哪种样子都那么清冽迷人,我看着,不禁失笑:这是什么人间尤树咧?可能是长大了,意识到了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我的,便也没有了小时候的占有欲,也并不想占有什么了,面对美好,只觉得远远的观望就是一种享受了,记得朱光潜老先生说“人的富足与奢侈,是带有距离感的欣赏,不带有丝毫占有欲”,我不知我是否达到了这种境界,但是心里确是觉得自己是富足的。

同学们每天都经过这片水杉上下课,或是去图书馆,水杉也昂首挺胸守望着来往的你我,守望着动人的大学时光,绿色的针尖在阳光下闪烁,绿的发亮,绿的醉人。去年武汉军运会,这个世界级的盛事集会,科大派出了几百名“小水杉”去助力军运,听到“小水杉”这名字,我心头一热,这就是志愿者们最好的名字!水杉树干笔直,枝叶齐整,象征着军人挺拔的身姿,我听说水杉也是武汉市市树,耐寒耐温,能吃苦,妥妥的志愿者精神!“小水杉”们带着杉树精神,在助力军运中成就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顺着沁湖绿道,我慢慢地踱着,不觉便已走进水杉林间,脚底窸窸窣窣,软软的,像天然的红毯,我轻轻地挪步,怕踩实了这蓬松的地面,细细的叶子飘摇,落在我的发梢、脚尖,像是在撩拨我,又像是跟我窃窃私语,吐露心事,我收到了你的信号,挺直腰杆,往前走,就是了。

常常觉得无论走到哪里,那片杉树都在陪伴着我,她时而是俊俏活泼的少女,是英姿飒爽的军人,有时又是个睿智深沉的老者,他总是给你惊喜,又给你启迪,我看着他不断变化,杉树也在目送着我成长,他就静静地在那儿,沉淀着岁月的温柔。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