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科大之李四光印象

作者:邹垄梅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20-07-06浏览次数:10

也是偶然,那日清早从校医院前经过,天灰蒙蒙,这条路上并未遇到同学,空气也很惬意,静静凉凉的,沿路青绿色的灌木丛抽出密密麻麻的嫩芽,芽儿鲜红地挺立着,锯齿缘还悬了清透的露花,于是我不由得放快了脚步,透过淡淡的薄雾,一道黑褐色略微模糊的石块突然出现在前方,我放慢脚步,转身朝那边走去,一步,两步,三步……当我真正看清,那一刻,我的呼吸都是清晰的,是一座庄严的雕像,我退了一步,不近不远,那种独特的力量,让我卑微到不敢靠近这座雕像,我仰着头,慢慢平静下来,读完刻在白色大理石下面关于这雕像的介绍,短短几行字,却让我看了很久,居然是李四光先生的雕像。

我下意识看了看手表,才发现已经有点晚了,我急忙往恒大楼赶去,待我走到马路的另一边,我回头注视着这座雕像,只见雕像金光灿灿的,这时候太阳正贴着恒大楼楼顶,不偏不正照在那雕像上。

为什么李四光的雕像会出现在武科大的教学楼前?李四光和武科大有着怎样的关系?这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

中午放学,我从另外的一条路沿着人流向北苑食堂走去,人群里有的同学聊着天,有的同学笑着。他们走着他们的路,我走着我的路,在那各种各样的声音中,我却仿佛什么也听不到,一直想着早上意外发现的雕像。

“我一定会再去见您,可再次见面之时,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李院士?不,这仿佛太生分了,李老师?好像可以,可也好像有点不妥。”我焦灼了起来。突然,一阵清香让我静了下来,我定眼望去,湖中远远近近开满了荷花,在荷花间,立着一片一片偌大的荷叶,我看着荷花,然而荷花却不看我,荷花笑了,荷叶也笑了。

“啊,沁湖!”我闭上双眼,扶着栏杆,一步一步踱着,四下里,有木桥上交杂的脚步声,有熙熙攘攘的谈话声,可我只能感受到清香在我耳边萦绕,忽然,一条柳枝从额前掠过,我睁开双眼。

“我就称您为李老先生,这多亲切啊。”我暗暗想着。

后来,诸事忙碌,竟没有再去那里。

某天从向阳敬老院回来,经过校医院,急急忙忙准备去食堂吃午饭,正走到医学院大门前,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李老先生!

我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跑去,等我靠近那座雕像,我慢慢停下脚步,李老先生依然是一副严肃的神情,他微微仰着,双眼深深地望向远方,一身黑色的西服,右手拿着一个放大镜,放大镜正好位于李老先生左侧胸前,李老先生挺直的身板,宽大得宛若墙一般。然而,从我的记忆里,只知道李老先生是一位伟大的地质学家,李老先生为中国发现了大油田……我实在不知道李老先生与武科大有着怎样的故事,更不知道这座雕像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我拍了张照片,然后沮丧地离开了。

走在校园的路边,仰头便看到满树的合欢花,我却开心不起来,一位那么伟大的科学家,还与武科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然而,做为武科大的一名学生,我却对这里的故事一无所知。

后来,我走进了校史馆,在那里,我找到了一些答案。

原来,这一切要从120年前说起。 1901年新葡亰8883前身湖北工艺学堂更名为省城中等工业学堂。学制五年,前两年为预科,后三年为本科。恰好 1902年,两湖开办新学堂,李四光离开家园,来到省城武汉,顺利考入西路高等学堂。由于每次考试成绩都名列前茅,尚未毕业的他就被湖北省选派官费留日深造。19058月,中山先生勉励他要“努力向学,蔚为国用”,更加坚定了李四光刻苦学习、报效中华的决心。19077月,李四光考入大阪高等工业学校舶用机关科,学习造船机械,初步实现了他为祖国学习造船的心愿。19107月,李四光毕业归国,任武昌县昙华林湖北中等工业学堂(新葡亰8883前身)教师兼工场场长,还兼任学校的日语翻译,从学生到教师,李四光感受到一种新鲜和责任,他对学生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在这里,李四光认识了学生中共进会的代表、黄冈人陈磊。李四光通过陈磊的往返奔走和联系,为促进共进会和文学社两个革命团体的联合做了大量工作,他加入共进会,任校内共进会代表。但是,按照清政府的规定,官费留学生毕业回国后必须进京参加考试。19119月,他赶赴北京参加清政府规定的官费留学生回国考试,被授予工科进士

我想,这一定就是为什么这座伟大的雕像选取建于与李四光渊源最深的学校工程训练中心,安放在学校工程训练中心小广场中心。原来李老先生与学校有这么深厚的感情,我不禁慨叹,原来李四光先生是我们的老师。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我终于对李老先生有那么一点点的认识了。在1889年,李老学生出身在贫民家,那个时候社会动荡不安,然而李老先生却一直坚持向学之路,恪守报国之志。

从历史来看,李四光先生一直热爱着革命,并终生为革命践行。

1904的时候,李四光赴日本留学,那一年12月,李四光结识了当时著名的近代民主革命家宋教仁,后来经宋教仁介绍又认识了近代学者马君武。此时的李四光先生接受了更多的民主革命思想。他深深知道革命的真谛,表明自己站在革命的一边,他毅然决然地剪掉了长辫子,开始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1905年初的时候,李四光还是一名学生,学习任务虽很重,但他仍会腾出时间来,他经常出入留学生会馆,赴集会,和热爱革命的青年们聚集在一起,听演讲,让革命的思想深入骨髓,他决定追随孙中山先生。他还积极投身革命政党的组建活动,七月,他参加了在东京召开的中国同盟会筹备会。会议由孙中山主盟,李四光宣誓加入同盟会。

“联盟人湖北省黄州府黄冈县李四光,当天发誓: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矢信矢忠,有始有卒。如或渝此,任众处罚。天运乙巳年七月三十日中国同盟会会员李四光”,这是他在加入同盟会时书写的入会词。在同盟会,他成为了一名真正的革命者。

1911年之际,辛亥革命爆发,推翻了清朝帝制政府,李四光出任湖北军政府实业部长;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李四光任司长。不久,袁世凯篡夺了革命果实,李四光愤然辞去了司长职务。这一突发变故证实了他对革命的坚定。

就是这样一位历经曲折与坎坷的人,在回国后,从中国的石油勘探与开采,到原子弹与氢弹的研发与爆炸,再到地质力学的提出与推广,哪一件不是惊天动地的伟绩?除了科研方面的付出,他也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是武科大的前辈,是武科大工科老师和翻译教师,于武科大这座大学来说,是一件光荣的事情,我想,现在武科大强大的工科实力与李四光先生一定也有着关系。

历史带来的影响是永恒的,无论何时,武科大学子如若知晓,定会深受启悟,引为榜样。

中国“航天之父”、“导弹之父”钱学森这样评价他:“李四光在旧社会走过的道路,尽管有些曲折和坎坷,但他毕生努力的方向和最终达到的高度,以及对祖国和人民做出的贡献,在当代中国科技界、知识界,的确是一面旗帜,无愧于党和人民给予的这个高度评价。”

当看完这些资料之后,我内心受到极大的撼动。我从图书馆走出来,也从历史中走出来,那天联系到了这座雕像的设计与建造者——夏晶阳老师。夏老师轻淡地描述了自己的创作,然而,我却从夏晶阳老师的言语中看出来他的激动与感慨,一座雕像的完成,这其中一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艰辛。

和夏晶阳老师攀谈之后,我才了解到这座雕像的故事。

在前期的工作,夏晶阳老师主要拟定李四光雕塑创意方案,设计李四光雕塑小稿创作,当时夏老师多方征求意见,而且雕像大概于2015年的时候就开始设计制作,那时学校宣传部联系夏老师,突受重任的夏老师坦然接受,开启他为期3年多的李四光雕像塑造任务。

夏老师说,具体到每一分每一寸,都格外清楚。夏老师首先做了一个李四光头像,这个头像大概高30公分,后来就将头像设计方案拿到了宣传部里面,大家一起就这个头像设计进行了讨论欣赏,觉得造型与李四光的真人造型非常接近,然后确定下来方案,夏老师就开始进行下一步的安排。

在聊天中,夏老师眼中流露出难以形容的感动。他说,“其实,当时做这个泥膜的时候是有一些反复的,主要是在动态当中有一些推敲,最后在创作的过程当中设计的是以李四光双手放在胸前,拿着一个放大镜为准,因为李四光是做地质的,经常是会拿这样的一个工具,然后进行了几次改动最后就把这个造型给确定下来了,确定下来之后首先要做出铜塑,指的就是玻璃钢的材料,然后通过泥塑和玻璃钢的材料再联系工艺厂把雕塑浇铸成青铜的,最后我们就做出了直到现在的这个样子。

夏老师笑着说:“做雕塑对于我们学雕塑专业的人来说,其实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将普通的泥土,这种材料经过一些塑造揉捏组合和一些造型、一些技法,可以使他重新富有生命力,重新具备一个人物的形象,让泥土拥有生命感。”

据夏老师说,这整座雕像,包括底下的基座和上面的雕塑整个是一米九一高,这个高度作为欣赏者来看的话,会比较容易瞻仰,恰好比普通人稍微高一点,又会给人一种比较崇高的感觉,就是说从这种艺术的角度来说也是合理的,正好这样的一个尺寸,对于雕塑,对于雕塑人物本身的历史也是有一定的纪念意义,因为李四光在1910年任我们学校的教员与场长,这个时间节点上面正好有一个巧合,有一定的纪念意义。

是啊,李四光作为我们学校的前辈与开拓者以及校办工场的场长,在我校的工程训练中心设置李四光先生的雕塑,不仅仅是合情合理更是迫在眉睫。岁月变迁,许多历史故事都不为我校青年学子,甚至青年教师了解,在工程训练中心设置这样一座雕塑艺术作品,回顾校史,凝聚精神,开拓局面,是非常有必要的。

夏老师还补充说,制作雕像的关键技术在于:历史形象的重建,面部形象的再现、雕像制作、铸造金属材料。

因为李四光位历史人物和我们学校有一些渊源,而且是这样的一个专业的老师,我在平时也会做这方面的研究,然后在我的创作过程当中呢,我先做了一些李四光的前期工作,然后正好和学校当时的一个大环境和要求相契合校园文化建设的要求相贴合,然后就使用上了我的这样的一个创意。”可以说,夏老师真的付出了很多很多,在那耗时三年的时间里,创造了这座雕像。或许,这也就是为何,在我看到这座雕像的那一刻,这雕像也如同有一种魔力一样刻在了我的心里。

那是一个明朗的日子,我再次怀着无比崇高的敬意,来到了他面前。这不是偶然,也不是突然,而是我有意而来。我看着他的目光,从2015年到2020年,依然是如此的明澈,从1910年到2020年,依旧是那么深邃。我不知道这眼光中到底包含了多少深意,也不知道其中经历了多少风霜,但是我可以感受到,这种印象从一开始就穿透了这座校园,渗透到了整个民族!

想了许久,才对着他说了一句话。

“谢谢您!”我已经无法表达其他的语言,我只是一直凝视着他,那放大镜,在他的胸前举着。

雕塑两旁的树愈长愈高,我想,树愈是高便离它的根愈远,便愈是要用更多的力量汲取养分,在那最后的几年里,您终于还是耗尽了精力,永远只能让我们瞻仰着,然而,您的树叶也给我们武科大,给我们青年人,带来了一片绿荫,这一片绿荫一点点变成一片绿林!

我顺着李老先生的目光望去,那里是苍穹,万里的晴空,那是大地,广袤的土地,这一瞬间,我全都明白了,您胸前横放的放大镜看的是这中国的那一片天与地。

我取出纸巾,轻轻地拾起您旁边的一片落叶,不知不觉天色暗沉,我看了一眼四下,将这片树叶夹在书里。

一路上,我仍然在想着,一个人能够做成铜像,立在大学里,立在某一个历史的节点。我想起臧克家写的一句诗:“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也许,李四光先生不仅仅是活在历史的那段时光里,也活在当下,活在未来。这座大学,是从一个小小的学堂一点点发展到今天省重点大学,这与每一位默默付出的人有着道不完的关系。“厚德博学,崇实去浮”,崇高的美德,广泛地学习,踏实地钻研,沉稳地学习。回忆当年收到录取通知书,看到美美的校园,看到武科大的校训,那个时候,也只是浅薄的认识,对于学校的历史底蕴,学校的动人故事,我都不甚了解,只是有一个最初的印象——学校真美,等我真正进入了大学,原来我依然不了解。有人说,不了解历史的人,不是一个完整的人,或许我也应该对自己说,不了解我自己学校的历史,我并不能称得上一名合格的大学生。因为这座李四光雕像,让我对武科大有了别样的认识。

盛夏的校园,晚风中带着玉兰花香,湖心亭的彩色灯光也迷迷离离的,湖面上一层薄薄的轻纱,披在荷花上,格外的轻,我从书里取出那片树叶,凑近嗅了嗅,是淡淡的清香。湖心亭传来了一阵阵笛声,原来是笛箫社的同学正在练习呢。我坐在湖旁的石凳上,感受着凉凉的夜风,聆听着飘飘的笛声,也不知听了多久,竟差点睡着了。

我把树叶重新夹在书里,透过柳树,看着天上的星星,听说,有一颗小小的行星叫做“李四光星”,我可能找不到这颗行星,但是这颗星此时此刻正照着我,照着这片土地。这时,突然传来了一阵响亮的脚步声,迷彩社的同学们正在进行晚训。

原来,武科大有那么多我不知道的故事,有那么多新鲜的“星星”值得我去探索,看着他们整齐地跑过,我的脑海却还有一阵阵回响,或许,这就是大学,这就是李四光雕像带给我独有的感受。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