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字接力赛

作者:汪忠杰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18-09-02浏览次数:1071

那天清晨,我慌慌张张地开车到黄家湖校区。车停在教四楼门前时,我扫了一眼时钟屏,离上课时间仅剩10分钟。我匆匆忙忙地冲进电梯,到达五楼办公室门口,我急忙掏钥匙开门,此时才发现我忘了带办公室的钥匙。

那一刻,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就大了。天啦!我的教案教材,我的PPT演示资料都在办公室里呢,我怎么去跟学生上课啊?时间这么紧,如果上课迟到了,是要当作教学事故处罚的啊!“教学事故”这样的戒律对我们教学一线的老师来说永远是一种无形的紧箍咒。我急得一身冷汗,不知不觉,眼泪都出来了。

忽然,有人叫我:汪老师,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没有带办公室钥匙呀?

我抹了一把眼泪,才看清面前站着一位40出头的精干女性,她一头清爽的短发,面色白皙红润,目光温和透着笑意。手里拎着一个碗口粗的铁圈,铁圈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钥匙,每枚钥匙上都贴着白色的标签。

见到她,如同见到了救星,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说:是啊,是啊,我忘了带钥匙,请你一定帮我开个门哦,离上课时间就剩5分钟了。

她一边在铁圈上翻找钥匙,一边微笑着安慰我:来得及。你只管拿你的东西,我来锁门。以后忘了带钥匙,不用着急,从一楼到五楼,所有的钥匙,我这儿都有。

一股热流暖遍全身。毫无疑问,我对她充满了感激,但已经没有时间让我啰嗦。我迅速拿走教案,向教一楼奔去。我的双脚刚刚踏进教室,上课铃声便刺耳地响了起来。我心中暗暗叫道:险啊!

后来我一直在想,教四楼的管理员怎么服务这样好?因为常常听到一些老师抱怨后勤服务不到位,可她的服务是如此的周到而细致啊。

一次,文法学院召开全院大会,邓院长向大家介绍了一位由校办调到我们学院担任副院长的新人,叫严丽秀。新院长站起来向大家致意。看到她,我情不自禁地惊叫起来:怎么是你?你不是教四楼的管理员么?

我之所以大吃一惊,是因为我曾见过某些处级乃至科级干部,不仅没有服务意识,还官味十足,架子极大,总是刻意表现出与我们一线教师之间的级差。可是,在严丽秀的身上,怎么就没有官味没有架子呢?不仅没有官味和架子,她简直就把自己降低到尘埃里去了嘛。我想,或许她在领导跟前工作久了,耳濡目染,才真正懂得行政要为教学和科研服务吧。毕竟我所接触到的历届校级领导都十分尊重教学和科研工作人员。

总之,是严丽秀改变了我的一些看法。我终于知道,学校有许多干部像严丽秀一样勤勤恳恳地在为一线的教师和科研工作人员做着看似微不足道的工作。正因为全校上下齐心,通力合作,才使得新葡亰8883能够不断超越自我,不断进取壮大。

严丽秀自从做了我们的行政副院长,便变成了全院师生的保姆。在极短时间内,她迅速熟悉了全院一百多个老师的姓名和专业。每天,你都能见到她忙碌的身影。她经常拎着那个大铁圈钥匙串,走路带风,在楼道里碰见任何一个教师,她都会微笑着问: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开始我们还不习惯,后来见她问多了,便试着把工作和生活中的问题跟她反应,大到办公设施配备安置或维修问题、住房问题、子女入托入学问题、家属生老病死问题等,小到收发信件包裹和车辆停放问题、打印复印各种申报材料问题、消灭蚊蝇鼠害问题等等。事无巨细,人无贵贱,她总是有求必应。她能办的立即办成;不能办的,也会想方设法创造条件去办,努力后还是不能办成的,她会跟你解释问题出在哪里。

教工们交口称赞,每位师生都发自内心地敬佩严院长的勤政和德行。不知不觉中,我们被她服务了10年。这10年也是文法学院飞速发展的10年:学院出现了一批教学名师;大把大把地拿下国家社科基金和省部级课题;多个硕士点乃至博士点申报成功;服务地方经济和社会的研究机构纷纷成立。老师们心里都清楚,这一大堆成绩中无不凝结着严院长的辛勤汗水。

后来,我们从文法学院分离出来,成立了马克思主义学院。大家依依不舍地念叨着严院长,盼望学校还能给马院配备一个像严院长那样的行政副院长。十分庆幸,马院的领导班子敲定后,果然来了一位干练的女性行政副院长,她叫郑淑芳。

郑淑芳上任时也40多岁,也面带微笑,也总是提着一大串钥匙在教四楼忙碌奔波。只是她的身体没有严院长那时候强健,最突出的症状便是晕车。

她一头长发,干净利落地束成马尾。身材颀长,曲线优美,是典型的闽南美女坯子。可是,一旦工作起来,她便变成了女汉子,什么脏活、累活、苦活,她都连轴转。

马院刚成立,除了常规性的后勤工作外,还有一大摊子基建任务。比如马院学术报告厅、艺术治疗实验室、院图书室、院会议室、四个研究中心下设十多个研究所的办公场所等等,这一切都等着郑院长去落实到位。她首先得跟各个相关部门进行沟通,才能获得所需要的办公用房,然后是装修和安装各种设施设备仪器等。

就装修这一项工程就能折磨死人。虽然请的是正规的装修队伍,但商家对利润的追求是无休无止的,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的情况时有发生。为了杜绝这种不良行为,郑院长只得亲自到施工场所验收材料,监督装修流程。众所周知,施工现场是什么感受?呛喉的粉尘,刺鼻的怪味,辣眼的化工分子,这些都是常人难以忍受的。但是,为了保证装修质量,郑院长都忍了。同时,还要忍受晕车带来的巨大痛苦。

为了赶工期,她也是拼了。本来家住青山,但她毅然决然在黄家湖校区租房子住下。这样不仅免除了晕车的痛苦,而且早晚都可以到施工现场督察,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寒假暑假也不休息,紧赶慢赶,终于在今年放暑假之前,主要的办公场所和设施都已投入使用。当师生们坐在窗明几净的图书室、设备齐全的学术报告厅和艺术治疗实验室时,心中无不念叨郑院长的辛劳。

本来以为今年暑假她可以休息一下,但马院要主办一个全国性的高级学会会议,她又得投入到会议准备工作中。会议规格越高,意味着承担的压力越大。会务工作是极其琐碎的,必得十分细心,万分小心,稍有差错,便会砸了会场。

8月19日,这个学术会议办得非常成功。参加会议的专家们很满意;省委领导也满意;学校满意;我们师生都满意。会后,当我们看到郑院长脸色苍白、面容疲惫憔悴时,我们的心猛地疼了一下,只想对她说:郑院长,你悠着点,行么?

新的马院成立仅仅3年,却突飞猛进,在教学和科研上取得一系列意想不到的成果:被评为省级重点马院和教育部示范马院;建成了一个省级智库;多个国家级和省级共享课程;多项省部级教学成果奖;几十项国家级和省部级科研课题。面对这些骄人的成绩,教师们心里都会默默地念叨这个名字:官方称呼——行政副院长,雅号——大内总管,绰号——管家婆,他们自称学院保姆。

严院长曾经说过,做好行政副院长,就靠3个“勤”字:勤动脑,勤动手,勤跑腿。如今她已退休,令人欣喜的是后继有人,看看我们的郑院长不是稳稳地接住了“勤”字接力棒吗?相信这个“勤”字接力赛,会一直在我们新葡亰8883传承下去。


 于2018月9月2日献给120周年校庆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